北京时间24小时新闻直播间!

《磨剪子戗菜刀》

昨晚我又做了那个梦

那个永远不想醒来的梦

梦里我回到了我的童年

回到那个属于80后最淳朴的年代

那条深不见底的胡同

那个帮人磨刀的老头

那群善良的邻居
那个童年的玩伴

如今那条胡同不见了

那个磨刀的老头也不在了

那群善良的邻居走了

那个童年的玩伴也长大了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我的梦在绝望中醒来

睁开双眼看到的只有黑暗

泪水夺目而出

这一刻我只想死在这床上

窗外再看不到胡同小巷

邻居也不知道是什么摸样

满街都是穿着暴露的姑娘

车来车往只有发动机的声响

面对这个利欲熏心的社会

想想那些酒肉朋友的虚伪
我想在死之前再听一次

那最动听的声音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来戗菜刀

  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手艺正在消失,速度之快,令我们吃惊。磨剪子戗菜刀这一行业就是其中之一。
  “磨剪子来,戗菜刀……” 这样的吆喝声抑扬顿挫,高亢悠长,在中国南北各地用不同的方言不知吆喝了多少年。看过现代京剧《红灯记》的人,对那位不知名的、头戴旧毡帽、身穿旧棉袄、掮着短板凳、凳前放着一块磨刀石的瘦老头(地下工作者),都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是低层生活的穷苦之人。依稀记得儿时,只要磨刀人抑扬铿锵的吆喝声一阵阵从巷子里传过来,那些年迈的奶奶就会从针线篓里翻出几把半新不旧的剪刀,做饭的主妇就会拿出菜刀,交给磨刀人去整修一番……
  磨刀人的行头好像都是一模一样的。肩扛一条长凳,一头固定两块磨刀石,一块用于粗磨,一块用于细磨,凳腿上还绑着个水铁罐。凳子的另一头则绑着坐垫,还挂了一个篮子或一只箱子,里面装一些简单的工具:锤子、钢铲、水刷、水布,等等。
  磨刀人干起活来煞有架子:他劈腿呈骑马状跨在凳子上,手捏着刀背,眼眯着看刀刃,计划着从何处起磨。一般磨刀有粗磨和细磨两道工序,粗磨在砂砖上进行,细磨则在油石上进行,一边磨一边还要用绑着布条的木棒在竹筒里蘸水降温。磨好后还要看看刀柄的铆钉是否松动,若是松动了,他一定帮你用小榔头敲紧牢固了。当他把磨好的剪子与菜刀交还给主人时,那脸上每一条皱纹里都蓄满了笑意。
  现在磨刀人已经不多了,偶尔还能看到一些中年男子穿梭揽活。一个古老的行当正在逐渐萎缩,这也许是工业时代与传统手艺不可调和的矛盾吧。这些逝去,有时让我们欣喜,有时却让我们生出无穷的感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全球眼看世界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分类:娱乐八卦 | 天天抽大奖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