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4小时新闻直播间!

南极洲南极厄内斯特沙克尔顿研究船

The webcam on RRS Ernest Shackleton is situated in the Conning Tower (see the Virtual Tour for an image of the Conning Tower). It generally looks forward, but if something of particular interest is going on, it may be moved to look aft or to either side. This is a particularly interesting webcam as (when not on long sea passages) the scenery changes regularly. During the Antarctic summer, it is possible to see stunning polar scenery, icebergs and mountains. During the Antarctic winter, the Shackleton undertakes survey work in the North Sea so you may catch a glimpse of an oil or gas platform. It updates approximately once every hour.

沙克尔顿于1914年12月5日乘坐“坚毅号”蒸汽帆船,由伦敦出发前往南极探险,企图成为横穿南极洲的先锋。但是“坚毅号”却在距离南极100公里处遇上大量浮冰,融化的浮冰把“坚毅号”撞毁,探险队受困于威德尔海上。在通讯断绝、粮食耗尽、气温低达零下57摄氏度的恶劣环境下,奋力求生近一年后,沙克尔顿决定带领队员乘坐三艘救生艇前往陆地。
沙克尔顿的三次南极探险,都是以失败告终,但他却被队友称为世上最伟大的领导者。
1901年沙克尔顿随从探险家斯科特和医生威尔逊前往南极探险。但因经验不足,结果3人在南极内陆都出现了坏血病的症状。最后他们被迫在那一年的最后一天返回。第一次南极探险失败。
第二次沙克尔顿自己组织了探险队,他们乘探险船“猎人号”到达南极海岸,船员们在南极海岸建起了营地。沙克尔顿把营地变成了一个温暖的家。沙克尔顿和他的3个伙伴于1908年11月出发向南极挺进,到了11月底,他们已经打破第一次南极探险的纪录了。但由于没选好交通工具,使他们功败垂成,最终他们在艰难的走了一个月之后,把英国皇后赠予的国旗插在了距南极点只有180公里的地方。大家已经精疲力尽,他们4人却不得不日夜兼程往回赶,以便在饿死前赶回船上。4人个个染上了严重的痢疾。为防止船等不及他们而开走,沙克尔顿和另一个较强壮的伙伴先出发,把另两个人留在一个储备丰富的补给站。最终于3月1日赶回探险船。刚上船的沙克尔顿坚持亲自带队去接人,两天后他们带着两个掉队者回到船上。
1914年初,南极探险家沙克尔顿发布了一条招聘启事: 招聘人手参与极危险的旅程,赴南极探险。薪酬微薄,需在极度苦寒、危机四伏且数月不见天日的地段工作。不保证安全返航,如若成功唯一可获得的仅有荣誉。
——沙克尔顿
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天内,报名者竟达5000人之多。
经过认真、严格的挑选,作为老板与领袖人物的沙克尔顿最后从中确定了27名船员。
5个月的集训与准备工作结束后,1914年8月1日,连沙克尔顿在内的28位骑士,乘木船离开伦敦。沙克尔顿根据家族的座右铭“坚毅必胜”,把木船命名为“坚毅号”。
12月5日,坚毅号离开南乔治亚岛。第二年的1月8日,“坚毅号”到达南极边缘的威德尔海之后,既身陷冰川之中而动弹不得,并随冰雪漂移了10个月,其中包括南极长达数月的漫漫严冬。就在夜夜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中,聊以蔽体的船只最后也被巨大的冰坨压毁。10月27日沙克尔顿下令弃船。11月8日,随队摄影师赫黎冒险潜入困陷冰海的木船,抢救回部分珍贵的底片。11月21日“坚毅号”沉没。
他们决定尝试徒步横越冰雪到大海,但每天行程连3公里都走不出,体能消耗却无比巨大,最后沙克尔顿毅然决定放弃前进,就在浮冰上扎营。
在食品、衣服,遮蔽物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沙克尔顿和他的船员在冰天雪地中整整露营了5个月。这5个月中,为了鼓励船员的斗志,在与船员同样心身俱疲的情况下,沙克尔顿仍然谈笑风生,并不时在冰上翩翩起舞,而这时,他们几乎所有的食品都已吃完,只能靠企鹅肉和冰雪维持生命。
当探险队员随冰漂浮到北面开放水域后,他们立即用弃船时抢救出的三艘小救生艇,经过了七天艰苦的海上旅程,齐心合力勉强航行到荒芜的大象岛。而大象岛是一个远离航道的无人岛屿,留在那里也只有死路一条。
眼见船员们的体能和精神都濒于极限,沙克尔顿知道不能再等了。1916年4月24日,沙克尔顿决定与另外4名船员乘坐一艘22尺长的救生艇“加兰号”开始一项几乎是不可能的自救行动,目标是横渡约1300海里波浪滔天的海面,到设有捕鲸站的南乔治亚岛求救。
临行前,沙克尔顿秘密写下一张字条,交由一名船员保存,相约20天后如他没能返回救他们时才打开。字条上他写着:“我一定会回来营救你们,如果我不能回来,那我也尽我所能了。”
5个人在狂风怒海中航行了17天,“加兰号”奇迹般的到达了南乔治亚岛人迹罕至的南岸。因风太大,“加兰号”无法靠岸,他们不得不又在一会飞上半空,一会又好像要沉入谷底的救生艇上苦熬过一个晚上。
但是,捕鲸站设在南乔治亚岛的北岸,几个面带冰屑,手脚几近麻木的人在沙克尔顿的带领下,仅靠一根绳索,两把冰镐,在留下两个体弱的队员后,另两位队员随沙克尔顿在30小时内,奇迹般地横越了42公里被认为飞鸟难越的高山冰川,走过了从来无人涉足的南乔治亚内陆,准确抵达北岸的当尼斯捕鲸站。
捕鲸站站长目瞪口呆的望着3个像是从天而降、似人似鬼的物体发问到:“你们是谁?”
走在最前面的人开口说话:“我是沙克尔顿。”
深知此行并相信“坚毅号”已无任何生还希望的捕鲸站站长、一个壮如铁塔的铮铮汉子闻言转身掩面而泣。
这一天是1916年的5月20日。
5月23日,尚未恢复的沙克尔顿急不可耐地在接到留在南乔治亚岛的两位队员后,又借船开往大象岛去营救留在那里的23个船员。所有的人都劝阻他,要他留在捕鲸站休息,由别人前往营救,但沙克尔顿坚决不同意,他说他一定要亲自去,因为出发前答应过他们。
因风浪太大,前3次营救均告失败。
8月30日,当第四次出发的营救船只终于驶近大象岛时,心情激越的沙克尔顿两眼直盯着前方,当隐约有人影可辨时,沙克尔顿便急着清点人数:1、2、3、4、…..23。
“他们都在那里!他们全都在!!”
沙克尔顿因狂喜而泣,回头向营救船上的人们反复大喊:
“他们全都在!”
“他们全都在!”
“他们全都在!”
沙克尔顿终于如约接走了当初留在大象岛上的23名船员。
事后有人问及这些船员,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在枯坐干等中支撑这么久的时间?其中一个船员说:“我们坚信沙克尔顿一定会成功,他有这个能力,如果万一失败了,我们也知道他尽力了……”这位船员的话与那张根本未打开的字条出奇的相似,问及那位收存字条的船员,为什么在超出预计时间那么久之后仍未打开字条,他说:“因为我和剩余的所有人直到那时仍坚信沙克尔顿会成功,他不会丢下我们不管…….”
从1914年8月1日启航,到1916年8月30日救出所有队员,这场被永载史册的航行与绝境再生的故事共历时两年零一个月。
这是一次失败的航行,但却成为人类历史上英勇和顽强斗志的典范,虽历史久远,但在朝不保夕,生命希望几近是零的情况下,沙克尔顿临危不惧的坚毅与诚信,沙克尔顿保持队员士气、维系团队精神的领袖物质,仍令人钦佩。
分类:南极洲 | 为我来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 »